Thursday, October 6, 2011

好耐無寫

差點連自己的 blog 什麼 address 都不記得。

今日我好像食咗藥似的,說寫 blog 宣洩負情緒,反而將一刻的負情緒化做文字,變成永恆。如果寫的過程是純爆粗或宣洩還好,但如果有重覆一些負面的邏輯或過去令自己沉溺於一個可憐或被傷害的位置,那麼日子一久,傷害自己最深的人就是自己了。

寫完自己都覺得好深奧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